拯救北汽蓝谷的,会是华为还是小米[2719字]139

说起上一次北汽蓝谷能获得这么大关注度的时候,恐怕还是上一次。

3月13日,当华为与北汽新能源合作的首款车型出现在工信部第381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北汽蓝谷的股价直接涨停,当日截至收盘股价上涨9.96%,报7.73元/股。

时间拉长一个月,自今年2月2日以来,北汽蓝谷股价从3.56元/股持续上涨,截至此次工信部新车公示的当日,涨幅超100%。数据显示,2024年以来,北汽蓝谷股价涨幅为26.10%,近120天股价涨幅达到95.70%。


从产品来看,能让北汽蓝谷的股东感到沸腾,它也是有原因的。根据申报信息,该车型产品商标为“华彰牌”,车标为“STELATO”,是一款纯电动轿车。从图示车型的尾标可以发现,新车或许将命名为享界S9。

对于这款车,不仅尺寸比智界S7大了一圈,长宽高分别为5160/1987/1486毫米,轴距为3,050毫米。而从带“9”的名字也可以看出,享界S9将会成为目前华为智选家族里的旗舰轿车,带领北汽蓝谷成为绝对的一哥,重换新生。

北汽蓝谷的低谷

可能谁都记不起上一次北汽蓝谷被大家这么热烈讨论,是多少年之前的事了。除了和华为深度合作的极狐阿尔法S HI版溅起了一些水花,大部分的时候北汽蓝谷似乎都是“透明人”,市场关注度少得可怜。

然而,如今没有声量的北汽蓝谷,曾经却是国内“新能源汽车第一股”。2019年,北汽新能源全年销量为15.06万辆。而在乘联会公布的当年新能源乘用车销量TOP10中,居于首位的是北汽EU系列,销量为11.11万辆;相比而言位居第二的比亚迪元EV,销量为6.16万辆。

从2020年开始,受大环境的影响以及自身产品衔接出现问题,北汽新能源销量开始骤降,2020年和2021年分别为2.59万辆和2.61万辆。同比来看,比亚迪新能源车型销量为17.9万辆和59.4万辆。

可以说,北汽蓝谷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发展是“起了大早、赶了晚集”。2020年到2022年,北汽蓝谷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4.82亿元、-52.44亿元、-54.65亿元,每年 “烧”掉50亿元以上似乎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并且亏损额未出现明显收窄。

更雪上加霜的是,全新推出的极狐汽车并没有为北汽蓝谷打开局面,和华为以HI模式合作的阿尔法S全新HI版也未能达到预期的销量目标,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连新车都未能摆放在华为的门店里。看看一旁的问界,极狐的窘迫可想而知。


2023年上半年,北汽蓝谷完成了一次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而在2021年北汽蓝谷还实施了一次定向增发。以上两次定向增发股票,北汽蓝谷合计融得了114.8亿元资金,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巨额亏损带来的资金压力。

但问题是,如何才能走出市场低谷,是北汽蓝谷目前亟需解决的问题。从销量来看,北汽蓝谷2月销量为1,241辆;今年累计销量仅为2,733辆,同比减少43.2%。为了重振市场,北汽蓝谷也在积极和各大厂商展开合作,推出新的车型和产品。

和巨头牵手,能否力挽狂澜

此前,北汽蓝谷发布公告称,拟与北京汽车集团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海纳川汽车部件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平台公司北汽海蓝芯能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平台公司注册资本3.9亿元,其中北汽蓝谷出资5000万元。

该平台公司将作为管理与投资主体,与宁德时代、京能科技及小米汽车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北京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工商部门核准登记为准),注册资本为10亿元。

其中,平台公司出资39000万元,占比39%;宁德时代出资51000万元,占比51%;京能科技出资5000万元,占比5%;小米汽车出资5000万元,占比5%。合资公司成立后,将在北京投资建设电芯智能制造工厂。


资料显示,北汽新能源与宁德时代的合作始于2010年,双方在电芯、模组、电池系统三大层面建立深度合作关系,宁德时代也是极狐汽车的主要电池供应商。此次与宁德时代、小米合作建电芯工厂,北汽蓝谷旨在整合优质供应链资源,并谋划极狐品牌的稳健发展。

此外,北汽集团为了让北汽蓝谷更好的发展,也在进行着整体调整和规划。几天前,北汽蓝谷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北汽集团拟将其直接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托管给其控制的企业北京汽车。

经过本次股份托管后,北京汽车可以实际支配北汽蓝谷约38.70%的表决权,北汽蓝谷的直接控股股东将由北汽集团变更为北京汽车。公司仍受北汽集团间接控制,公司实际控制人仍为北京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显然,这样的变更有利于北汽集团旗下的两家整车上市公司实现资源共享和协同,也有益于北汽蓝谷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深入布局。

对于北汽蓝谷来说,近期大动作频传,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姜德义也特别召开了极狐上量专题会,要求举集团之力全面支持极狐上量。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北汽集团将调动全集团最好的资源、人力、技术,推动极狐汽车的发展。 

在产品端,北汽蓝谷和华为以智选模式打造的全新品牌享界及其首款车型S9也正式亮相,预示着北汽蓝谷将在HI模式的基础上,进一步展开与华为的合作。继与赛力斯联合打造“问界”、与奇瑞联合打造“智界”系列品牌之后,这也是华为在智能汽车领域打造的第三个品牌。


考虑到,极狐是最早采用华为Huawei Inside模式,并实现华为HI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量产车应用落地的车企。但依靠华为的赋能,也没有为极狐带来腾飞。极狐阿尔法S在2023年全年销量仅为15,163辆,阿尔法S全新HI版的销量则更少。

现在,随着智选模式的享界登台,似乎已经表明HI模式的失败,未来极狐怎么发展,是北汽蓝谷需要思考的问题。当市场洗牌的速度不断加快,威马、爱驰、高合等一个又一个新势力品牌都倒在了造车路上,即使背靠北汽集团,北汽蓝谷也不能有任何侥幸之心。

在2023年,极狐考拉和阿尔法T5已经成功上市,今年阿尔法S5也即将登场,进一步扩充产品阵营。对于未来的产品更新,极狐已经加快了脚步,但面对市场的竞争,无论华为或小米能给北汽蓝谷带来多少机遇,自己的努力或许才是最重要的。

2024-03-25


上一篇:小鹏汽车:与AI同行——车企设计中的创新实践[3905字]

下一篇:广汽埃安拟受让智享汽车并注资 产能将增至60万辆[1176字]